88必发娱乐官网,88必发娱乐城,88必发老虎机

当前位置:88必发娱乐官网>小说>情感故事> 老公,我养你

老公,我养你

01

认识卢中瀚那年,我三十岁,住在南法的一颗李子树下面,杂物间改成的十几平的房子间里面。

房东是一对退休了老夫妻,冬天去滑,夏天去海边,一年总有几个月不在家。把杂物间改成一套小房间租出去,省了雇人给他们看院子。

那时候,我已经不是学生了。在失业率奇高的南法,有份固定工作。工资比法国最低工资略多点,外加年终分红。法国最低工资,不是最低生活保障。有了最低工资,就要开始交个人所得税。

我虽然不是高薪精英,但是工资可以让我自给自足,出门穷游,偶然购物,还有点积蓄。

那年,卢中瀚也三十岁。在一间国际知名的上市公司里面做小助理。他刚刚贷款买了一套小房子,比市场价便宜百分之三十。不是他运气好,是因为那个在顶楼的房子漏雨,全部都是一塌糊涂。

他工资比我多,但是修房子,买建筑材料,还房贷,养车,再修车……到了月末比我还不如,月光族。

我们开始的时候,异地恋。法国的火车票价格是可以变动的。我们用两个受了高等教育的大脑,拼命钻研,找规律,总能找到办法,订到最便宜的火车票。

后来的一年,他被派到西班牙,成了异国恋。从那个时候起,我们就一直在修炼网上订票的功力,一年中我去了三次西班牙,全是特价票。

我还定过一次0欧元的往返机票,巴黎往返布拉格。可惜后来这间航空公司倒闭了。

在经济不景气的欧洲,两个人都有稳定的工作,每月还能有点结余,就已经是不错的生活。我们没觉得自己穷,一起工作,一起赚钱,一起花钱,一起省钱,快快乐乐。

我们决定结婚,没有做婚前财产公证。没有什么财产,不知道要公证什么。

有次,我们去celine和vincent家吃饭,卢中瀚给大家说:“我之所以决定和卢璐结婚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,和她在一起,我知道将来无论怎样,没有我,她也能够自己独立的存活下去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正在厨房帮忙。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,我当时就火冒三丈,强忍着没有当众跟卢中瀚翻脸。

别人老公都是浓情蜜意地说,“跟我在一起,我养你一辈子。”

我家老公却说:“我娶你,就是因为我相信你可以不用靠着我活下去。”

凌晨两点吃完饭,我们开了一小时的车回家,在路上我们有过一次非常严肃而深刻的谈判。

卢中瀚及其认真地给我说:“如果有一天,我的收入可以支撑我们的家,你可以停止工作。但是你不可以用婚姻做幌子,躺在地上摊成一堆,荒废光阴。

我不要求你一定要赚钱,但是你要做些对自己人生有价值的事情。我们都是成年人,就算结了婚,我没有养你的义务。”

在欧洲这么多年,我同意这个道理,只不过在亚洲人耳朵里面听起来不舒服。卢中瀚一手开车,一手在黑暗中伸过来,抓住我的手说:“你看celine和vincent,我相信我们也可以。”

02

celine和vincent是卢中瀚很多年的朋友,请大家来吃饭,因为新买了巴黎郊区带花园的独栋别墅。

正是春末,我们在花园里面吃烤肉。一盘盘往花园里端很麻烦。celine找出了一个带着轮子,两边可以支起来的小桌子,一次推一桌子东西,非常方便。

吃饭的时候,小桌子又有了用场,临时放要吃的东西和饮料。桌子不撑起来的时候,非常细,放哪儿都塞得进去。

celine看着她的小桌上,突然给我们讲,当年他们当学生的时候,住在巴黎市区一个14平的小房子里。

巴黎的老石头房子,14平还不规则,去掉马桶浴室,做饭的炉灶和沙发床,真的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摆下一张桌子。

他们跑了很多地方,找到了这个最小最细的桌子,是vincent自己给桌子安上了轱辘。空间实在有限,桌子不能固定在同一个地方。

vincent大专毕业之后,就开始工作了。大专不是什么高级学历,工作也就是大学里的小助教,工资微薄。但是毕竟一个人有了收入之后,生活就改善了很多。

他们从14平的石头顶楼搬出来,租了一个35平的小公寓。搬家的时候,除了一箱衣服,两箱书,两个盘子两只杯子,唯一的家具,就是他们带着轮子的小桌子。

celine一直在读书,一直读到博士后,她从博士之后,就开始为了一间巨型公司做一个尖端课题。她从博士就已经有了收入。

celine有了收入之后,他们一起买了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。celine博士后毕业,顺理成章的进入公司,成个精英白领。

vincent还是一个助教。vincent利用业余和周末的时间,在一间非常著名的大学里面进修自己的专业,试图通过大学教师资格的考试。

我认识他们的时候,vincent还是助教,考试也没有通过,celine已经是公司研发部项目经理,领着几十个精英工程师,负责上千万欧元的项目开发。

从经济收入,社会地位来说,怎么看怎么不合适,可是他们举手投足,眼波流转,怎么看怎么令人羡慕。

从14平,到35平,到100平,再到现在独栋别墅,他们总是带着自己的小桌子。虽然现在其他的家具都变成了沉沉的橡木,小桌子还是贴着塑料的空心板。

这是他们的爱情,这也是他们的往昔。

03

在国内,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:“我负责貌美如花,你负责赚钱养家。”

当一个男人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没有自己老婆好,需要依靠老婆的时候,就是人人不耻的“吃软饭。”

当一个女人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没有自己老公好,需要依靠老公的时候,是嫁得好,有福气。

现在国内“女性独立”变成了一个流行的话题。成百上千的文章,专门写“伪女性独立”。

对我而言,所谓的“伪女性独立”就是在大声疾呼的号召:女人要美美美,要买买买,要品质,要精致。口红,我可以买的起,包,我也可以买的起。我负担得起我自己,我从来不欠男人什么,我独立。

可是这样扬眉吐气的文章中,没有哪个人讨论一下,家谁养?孩子谁养?房子谁买?车谁养?

父系社会三千年,我们理所应当的认为:养家是男人份内的事情。不需要男人养,自己能养得了自己的女人,就已经是顶天立地。你还要怎么样呢?

让我养家吗?我干吗还跟着你?

看看人家邓文迪,21岁的肌肉男模,你自己照照镜子,可有一块腹肌?

这个世界在不停的改变。二十世纪之后,女人不再需要缠小脚,女人可以出门抛头露面,女人可以受教育,坠胎,离婚,有选举权。

工业革命,让工作离体力越远,离脑力越近。让女人可以工作,可以赚钱,养活自己,养活自己的家人。

结婚是两个人的一个契约,在一起风雨兼程,同舟共济。我们从两个人变成了一个共同体,荣辱与共,永不分离。

二十世纪以后,婚姻关系也在改变。女人可以赚钱养家,男人也可以,也应该做家务,看孩子,各有分工,各取所需,各尽其能。

婚姻就是两个人在一起,一撇一捺的顶起了天,天底下有我们的家,我们的孩子,我们的子孙。

04

我和卢中瀚结了婚,生了孩子,他找到了派回国的工作机会。根据我们婚姻的现实情况,我们选择,我暂停了工作开始看孩子。

和很多资深媒体人不一样,我写文是非常偶然的行为。最初写文,真的就是在带孩子之余,找到一点价值感。那时候,没有人能相信写几篇鸡汤居然可以赚钱。

是卢中瀚一直在鼓励我,督促我,支持我,去追求我早就已经不感正视,惨不忍睹的年少的文艺梦。他说:“我赚钱,就是为了让你可以追求你的价值。机会来了,你快去。”

我拼命拼命的写,日思夜想的写,挖空心思的写,写的老眼昏花,写的头发稀疏。

我记得十月的时候,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出去闺蜜晚餐。我请她去,心情愉快的给她说,“我的公众号终于有了收入。这次我花的是自己的钱。”

她问:“你准备怎么处理你的钱?”

我有点差异,“这不是我的钱,是我们的钱。”

子觅已经四岁了,可以开始跳芭蕾舞;思迪一直想学滑冰和网球;我们全家旅游,可以住好一点的酒店。

如果我还能继续赚点钱,回法国买房子的时候,希望能多加一个房间,或者把卢中瀚梦寐以求的车库买的大一点。

这是一个消费的社会,没有花不出去的钱。

我们今年要回法国了。回了法国,卢中瀚的工资没有补助了,要极速缩水,减了再除。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?

在我没有赚钱的时候,他没有嫌弃我是家庭妇女,鼓励我去做我喜欢的东西。

在我赚到钱的时候,我为什么要嫌弃他赚得没有我多,他没我有名气?

他还有我,我还有他,我们一起赚钱,一起想办法省钱,一起努力,携手同济。

结婚就是一个结,从那一天起,把我们系在一起同舟共济,不离不弃。

这个世界上,最值钱和最不值钱的都不是钱,是感情。

婚姻中,幸好我们有感情,钱可以慢慢的赚。(文/卢璐)

作者简介:卢璐,简书签约作者。服装硕士,两个女儿, 致力分享中法文化差异。公众号:卢璐说(lulu_blog),微博@卢璐说。

我喜欢(0)
好文章!分享给朋友:

作者卢璐更多文章

0老公,我养你的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