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官网,88必发娱乐城,88必发老虎机

当前位置:88必发娱乐官网>文言文>孟子> 孟子·万章上·第二节

孟子·万章上·第二节

《孟子·万章上·第二节》文言文全文

万章问曰:“诗云:‘娶妻如之何?必告父母。’信斯言也,宜莫如舜。舜之不告而娶,何也?”

孟子曰:“告则不得娶。男女居室,人之大伦也。如告,则废人之大伦,以怼父母,是以不告也。”

万章曰:“舜之不告而娶,则吾既得闻命矣;帝之妻舜而不告,何也?”

曰:“帝亦知告焉则不得妻也。”

万章曰:“父母使舜完廪,捐阶,瞽瞍焚廪。使浚井,出,从而揜之。象曰:‘谟盖都君咸我绩。牛羊父母,仓廪父母,干戈朕,琴朕,弤朕,二嫂使治朕栖。’象往入舜宫,舜在床琴。象曰:‘郁陶思君尔。’忸怩。舜曰:‘惟兹臣庶,汝其于予治。’不识舜不知象之将杀己与?”

曰:“奚而不知也?象忧亦忧,象喜亦喜。”

曰:“然则舜伪喜者与?”

曰:“否。昔者有馈生鱼于郑子产,子产使校人畜之池。校人烹之,反命曰:‘始舍之圉圉焉,少则洋洋焉,攸然而逝。’子产曰‘得其所哉!得其所哉!’校人出,曰:‘孰谓子产智?予既烹而食之,曰:得其所哉?得其所哉。’故君子可欺以其方,难罔以非其道。彼以爱兄之道来,故诚信而喜之,奚伪焉?”

《孟子·万章上·第二节》全文翻译

万章问:“《诗经》上说:‘娶妻应该怎么办?必须要禀告父母。’如果这话是真的,大舜是应该最遵守这句话。可是大舜没有报告父母就娶妻了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孟子说:“禀告了父母就娶不到妻子了。男女结合成家,是人生的重大伦常。如果禀告了,就要废弃这个伦常,从而就会怨恨父母,所以大舜没有报告父母。”

万章说:“大舜不禀告父母而娶妻,我已经听懂其中的缘故了;帝尧嫁女儿给大舜而不禀告舜的父母,这又是为什么呢?”

孟子说:“帝尧也知道如果告诉了舜的父母就不能把女儿嫁给舜了。”

万章说:“父母叫舜去整修谷仓顶,然后撤掉了梯子,父亲瞽瞍放火焚烧谷仓。要舜去淘井,瞽瞍一出井就堵塞盖住了井口。舜的弟弟象说:‘谋害舜都是我的功绩,牛羊分给父母,粮仓分给父母,盾和戈归我,琴归我,雕漆的弓归我,两个嫂嫂让她们侍候我睡觉。’象走进舜的屋子,舜却安坐在床上弹琴。象说:‘我想你想得好苦啊。’但神色惭愧。舜说:‘我心里想的唯有臣子和百姓,你就协助我管理他们吧。’我不明白,舜难道不知道象要谋杀他吗?”

孟子说:“怎么会不知道呢?象忧愁他也忧愁,象高兴他也高兴。”

万章说:“那么,舜是假装高兴吗?”

孟子说:“不。从前有人送条活鱼给郑国的子产,子产叫管理池沼的人把鱼养在池塘里,管池沼的人却把鱼煮来吃了,却向子产汇报说:‘刚放它时,好象犯人一样死气沉沉的,过了一会,就欢乐起来,很快就悠然游往水深处而找不见了。’子产说:‘它得到它所在的地方了,它得到它所在的地方了。’小吏退出后,对人说:‘谁说子产很有智慧?我已经把鱼煮熟吃了,他还说,它得到它所在的地方了,它得到它所在的地方了。’所以对君子可以欺骗其方正,却难以蒙蔽他离开正道。象用敬爱兄长的办法来欺骗舜,所以舜真诚地相信而感到高兴,怎么能说是假装的呢?”

《孟子·万章上·第二节》注释

1.怼:(dui对)《左传·僖公二十四年》:“以死谁怼。”《谷梁传·庄公三十一年》:“力尽则怼。”《说文》:“怼,怨也。”《汉书·外戚传》:“怼以手自捣。”《广雅·释诂四》:“怼,恨也。”这里用为怨恨之意。

2.廪:(lin凛)《诗·周颂·丰年》:“亦有高廪。”《周礼·廪人》注:“盛米曰廩。”《公羊传·桓公十四年》:“御廪者,粢盛委之所藏也。”《荀子·荣辱》:“余刀布,有囷廪。”《汉书·五行志》:“御廪,夫人八妾所舂米,藏以奉宗庙也。”这里用为米仓之意。

3.捐:《谷梁传·宣公十八年》:“捐殡。”《说文》:“捐,弃也。”按:“粪除秽污谓之捐。故寺人谓之中涓。以涓为之。”《汉书·食货志》:“而国无捐瘠者。”孟康曰:“捐,谓民有饥相弃捐者,或谓贫乞者谓捐。”《后汉书·列女传》:“捐金于野。”这里用为舍弃之意。捐阶:撤掉梯子之意。

4.揜:(yan掩)《礼记·中庸》:“诚之不可揜,如此夫。”《礼记·檀弓》:“广轮揜坎。”《礼记·王制》:“诸侯不揜群。”《荀子·富国》:“出入相揜。”这里用为掩盖、掩藏之意。

5.象:人名,舜的同父异母之弟。

6.谟:(mo莫)《尔雅·释诂》:“谟,谋也。”《淮南子·脩务》:“周爰谘谟。”陆机《辩亡论下》:“遂献宏谟。”这里用为计谋,谋略之意。

7.弤:(di抵)《广韵·荠韵》:“弤,《埤苍》云,舜弓名。”《类篇·弓部》:“弤,画弓也。”这里用为漆成红色的弓之意。

8.校人:《周礼·校人》:“六厩成校。”《左传·成公十八年》:“校正属焉。”这里用为管理池沼的小吏之意。

9.圉:(yu雨)《尔雅》:“圉,禁也。”《周书·宝典》:“不圉我哉!”《太玄·卷三疆》:“终莫之圉。”《管子·轻重甲》:“守圉之国,用盐独甚。”《庄子》:“其来不可圉。”《说文》:“圉,囹圉,所以拘罪人也。”本义为监押之意,这里用比喻为如犯人被监押而死气沉沉的样子之意。

《孟子·万章上·第二节》评析

骗子有术,也有限。

有术就能使人受骗,不仅使普通人受骗,就是有德有才的君子,像郑国贤宰相于产那样的聪明人,也照样受骗。只不过这很有个条件,就是你得把谎话说圆,说得合乎情理,就像那个“校人”那样,把鱼开始怎么样,接着又怎么样,最后又怎么样说得来非常生动细致,活灵活现,难怪得子产要上当,要相信他了。这里面还有一层微妙的原因在于,越是君子,其实越容易受骗。因为君子总是以君子之腹度人,凡事不大容易把人往坏处想,结果往往上骗子的当。倒是真正的小人,以小人之心度人,把人往坏处想,往往还不容易被欺瞒过去。所以,说君子也难免受骗,这原本不应该是什么奇怪的问题。

当然,还是那句话,要让君子上当受骗,得有合乎情理的说法,否则,还是容易被识破的。这就是骗亦有限的话题了。

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,即使你是君子,是不是也应该保持戒心,多一分警惕,以免上当受骗呢!

既然是要孝顺父母,那么在娶妻问题上,做儿子的就应该禀告父母亲。但是舜为什么不禀告父母亲就私自娶妻了呢?这个问题即使是在现代,也是做父母的人们所反对的。但首先我们必须要了解舜当时的处境,舜并不是不孝敬父母,只是因为父母过于宠爱那不成器的弟弟,而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是不能继承舜的王位的。所以舜只好“不告而娶”,而帝尧亦不告而嫁。从另一方面说,在春秋战国时期以前,中国实行的是恋爱自由,婚姻自由,只是在汉朝以后,由于董仲舒等篡改儒家思想,才弄成了父母包办婚姻的封建礼教。所以这个“不告而娶”的行为方式,并不是不孝敬的表现。

另一个问题,舜明知被骗和子产明知被骗是伪善吗?这就是孔子一再张扬的“诚信”和“最佳行为方式”的问题。所谓“诚信”,就是明知被骗但仍诚信对人,并不是因为我被骗了,我就要去骗人,或者把骗我的人杀掉。作为君子,即使是在被骗以后,仍然要采取最佳行为方式,即仍真诚地对待对方。就象舜一样,明知父亲要害他,但他不与父亲为仇,不搞什么以牙还牙,仍是尽到做儿子的责任,这就叫孝顺父母的最佳行为方式!

我喜欢(0)

0孟子·万章上·第二节的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