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官网,88必发娱乐城,88必发老虎机

当前位置:88必发娱乐官网>随笔>心情随笔> 忆,是那千年的殇

忆,是那千年的殇

文/墨氶轩

风静了,随着过往消逝着,你的脸旁,留在昨日的回忆,飘零的时光,总是那么不经意流走于涩涩的记忆里。远处的你,依旧那般的清晰,那一段,来不急触摸,却已支离破碎,唯独张望离别的苍海桑田,寄守着那往日的徘徊。

离别只是最后的必然,我淡然的笑了,笑得有些不似轻声,被轻抚带过的殇,力埋于心,已假装过后真,游利于生活的流转。曾似繁华的,落于过后的波澜,月半的钟声,轻敲着夜色的缭绕,弥漫着几分朦胧,轻风涌袭,吹散几许沉寂。

或许是累了,眼前已不再那样的清晰,轻婉曲调,漫延过凌乱的情绪,似醉非醉的状态,托付着那些流年,滴嗒着过活。

键盘上的寄托,已不再只是依赖以为的习惯,戒不掉的承载着。闪烁的台词,充斥电影的篇幅,读白下的人生,总被圈复似的套牢,逃不掉挣扎,奋然无获,刹那间的惊奇,已无路铺就,只有留在灯光澜煽处的背影。

沉默,已然是最后的对白,褪色的情!该怎般填复,转身的勇气,是那千年的缠绵,断于转瞬间的尘埃,随风飘絮,消迹于远隔的喧啸。已不见夜色的斑斓,灯影溢满空间,泛滥鹅黄的光束,充斥着房间的包围,寄望窗外,看万家灯火,不经问,这本该是属于谁的夜?

我喜欢(0)
好文章!分享给朋友:

作者墨丞轩更多文章

0忆,是那千年的殇的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