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官网,88必发娱乐城,88必发老虎机

当前位置:88必发娱乐官网>作文>叙事随笔> 那件事铭记于心

那件事铭记于心

七(2)吴亦惠

曾经有件事,在我脑中烙下了印记,无法遗忘。

这件事,说来话长,还得从我小学三年级说起。那年,妈妈带我去体检,当体检报告取出时,我却被诊断出“缺铁性贫血”。妈妈对这一结果感到不可思议,她看我长得白白胖胖的,哪里像贫血的人,可是,医生字字确凿,妈妈也无可奈何。于是,从那一天起,她边给我“灌输”大量的含铁药品。但是,又一次的检查报告出来后,我仍于上次的结果一样,妈妈慌了。

所以,我便被带到了温州儿童医院住院,期间,我做了各种各样的疼痛难忍的检查:抽骨髓,胃镜……可医生仍判断不出个所以然来,反倒编出各种各样的奇病怪症,我倒啥都不知道,可爸爸妈妈却被吓得不轻。最后,我们一家辗转来到上海儿童医院,医生看了检查单后,只是只言片语,我便被下了通告书——做手术。

那一刻,我脑子里不知有什么东西“轰然”一碎,一直紧绷着的线,最终断了。我:“啊——”一声大叫,把近几个月来所压抑的情感所爆发了出来。我哭了,泪水如一颗颗剪不断的珍珠,从我脸上滚落下来,那泪滚烫滚烫的,把我给烫疼了。再坚强的人,也有软弱的时候,更何况是我这个敏感的女孩子。眼泪如一条条荆棘,无情地抽打着我未愈合的心伤,心——痛了。那时候,我好恨,我恨上天对我的不公,我恨他为什么要在一个不满十岁的女孩身上放那么多的苦痛,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,难道我是他手中的一个玩物?不!我不是,我是一个敢爱敢恨的活生生的人!那时的我,很不服。

这种感情一直伴随我进手术室的那一天,当我躺在雪白的手术台上时,我就如坐上开往天国的列车一般,泪珠再次滚落了下来。那天的我,已没有先前的怨恨,更多的是软弱与无助,我胆怯了。我颤抖着对主刀医生说:“阿姨,轻点儿,我怕疼……”主刀医生轻轻点了点头,不知我是否看错了,我总觉得她眼里饱含了泪水,她轻轻摸了摸我的头……后来,当我睁开眼时,我已躺在病房里了,我满身插满管子,虽然特不舒服,但我至少能长舒一口气了,那时的我,感觉像躺在云里一般,觉得这世界真美,觉得健健康康,舒舒服服的活着的感觉真好。

又过了半个月,我出院了,那一天,我收到了好多同学的来信,那一句句迟来的祝福与安慰、加油与鼓励,汇聚成一股暖流,在我心中游荡。直到那一天,我才直到,我在手术那天大出血,是妈妈给我献的血,那时的我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那一天,太阳并不猛烈,反倒那么温和。那一天,我不再怨恨,我有家人的关爱,朋友的支持,又有什么可怨恨的呢?那一天花儿灿烂,鸟儿高歌,真好!

这件事,我将铭记在心,它启迪着我,活着真好,不是吗?

我喜欢(0)
好文章!分享给朋友:

作者吴亦惠更多文章

0那件事铭记于心的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